• 十月终于过了,一如既往平淡的日子,回想月初暗自要做这做那的,到头来一样都没有做好,我越来越懒,做事做到一半就不想做了,也没找到一件感兴趣的事物,我自己也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了。
     
    月底别人喊我去过万圣节,多可笑,我从来不过这种节日居然还答应。到了坚果俱乐部就开始后悔要来,一群寂寞的人把自己化妆成鬼怪的样子聚在里面,舞台上的乐队不是喜欢的那种风格,一个男人拉长沙哑的嗓音唱着完全混乱的歌词。有人在拍照,有人在抽烟,有人在说干杯,有人在说拜拜,灯光狂扫整个气场,用群魔乱舞来形容最恰好不过。一夜没睡,我觉得心里一团窝火得烦躁,我到底来这里做什么,我真是可笑至极。
     
    有时候,多么期待下一场雨,能洗涤冗长的岁月。
     
    连续几天半夜睡失眠,一翻电话薄,拨打的号码居然是空号,什么时候开始,莫名得与人失去联系。也许人活着就是在等着迷茫,等着安宁,等着一天一天被孤独侵蚀。如果说孤独是必修课,那我一定在最后挂了科。说到底,我还是一个人,我讨厌一个人,对未来没有幻想,却又不愿刻意去强求什么。我能去做的就尽力做好,有人来也有人走,早已习以为常,只是,到了被一个人留下来的时候,往往眼泪会来得那么措手不及。这里没人要我,只有我要我自己,我背道而驰,我与这个世界不合。
♣ 展开底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