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些年,没见到午后的淡漠,没见到潮汐的清醒,没见到人海的告别与离开,我觉得时间不够充足了。

    想起都江堰的南桥上,人往非少,并排站在桥中央,风吹着身体,感到有些凉爽。在古楼的街道穿行,我喜欢这里的红豆双皮奶,还有小店里的猫。突然夜雨至来,朋友带去一家水吧,谈起从前。墙上挂着旅行时的照片,坐在我后面的几个成都女孩,边说笑边抽烟。等到了半夜阑珊,心却不想返还。细雨、桥灯,隔岸是一直的沉默,若我们还如那时年少轻狂,是不是会一夜不往。

     

♣ 展开底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