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时间,它无情得让我们长大,将我们修建的梦想都推倒,随着成长的叹息与之覆灭。

     

    我猛然发现我的过去还在那里,不管我如何成长,如何逃避,我始终会想起它来。也许它本应该就是那样,记忆里的有些事物和人,如果你放不下,再怎么刻意去忘记都没用,如果你放下了,再面对过去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   

    记得刚上初三,任何东西改变得都不是那么明显。冬天操场上寒冷的白雾,教室最后排空缺的座位,以及那句闭上眼睛都背得滚瓜烂熟的警告——考不上好高中就上不了大学,上不了大学连工作都没有,没有工作拿什么养家糊口。朴实简单的叮嘱像是不可抗拒的圣经,就这样从上代人口中传到下代人那里,不轻易间它们就会悄悄跑出来扎伤你。

     

    尽管过着警惕的生活,尽管即将要面对转折人生的中考,我还是会抽空余时间用来写信,是的,写信给曾经说好要一辈子不分开的朋友。

     

    我月考成绩出来的那天刚好收到笔友的来信,成绩任然不好不坏保持在中等以上,让我更开心的当然还是收到她寄给我的第一封信了。我把信读了好几遍,又兴奋又紧张,嘴角不自觉得上扬。我告诉自己从今天起,我也有可以通信的朋友了。傍晚打开书桌上的台灯,房间显得狭小明暗,我一只手托着下巴,另一只手抓着笔在信纸上断断续续地写了几行字后,又掉头回去检查有没有写错别字,然后还时不时地去看那封来信。在那信封的背面用荧光笔写着“No matter where you go I will follow you——you best friend ”,内容明确,清晰,没有一丝犹豫的承诺。幼小的心灵多么容易触碰,哪怕是简短的一句承诺,都能带给我们久久不能平息的喜悦和感动。

     

    我们忘了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,我们依赖着,信任着,那些亲手被偏执出来的谎言,在我们感到孤独的时候始终没忘记有它陪在身边,假装真的有个朋友在你面前对你说没关系,加油。现在看来,我们都保持着一种极其可笑的方式欺骗自己,保护自己,在友谊面前好像什么都不值得一提,却最终没能赢得我们流逝的时间。

     

    早就记不清是多久没联系了,她就像没来过一样,没有写过信,没有彼此的消息,我甚至怀疑过我是否认识这个人。整整几年的时光,就这么走散了,留下一堆信和那淡淡的痛楚,毕竟回忆起来它曾经存在过。我们就这么离开了彼此的人生,去了各自该去的地方,遇见新的朋友,开始新的生活,随着岁月渐渐沧桑。

     

    有一天,脑海中再没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让一切回归到最最平静的时候,我也许就能看见远方一片黎明前的阳光。

♣ 展开底栏